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民族品牌的驕子,為什麼是魯花?

2021-08-18 14:45
來源:瞭望智庫

“企業小了是自己的,企業大了就要為國家和社會承擔責任。企業的貢獻不應該僅僅侷限在規模效益上,魯花還應該為國家承擔一些大事。”

雖年逾古稀,但魯花集團創始人孫孟全依然鋭氣不減,而他所説的大事便是我國農業領域的核心技術問題。

實際上,放眼整個國際經濟格局,農業領域的競爭始終不斷,且影響深遠。特別是,中美經貿摩擦以來,我國在農業領域的戰略佈局也在提速。

“務農重本,國之大綱”。我國圍繞農業科技創新戰略佈局提速的背後,不僅僅是提速中國農村和農民的富裕程度,還有一個必須破解的焦慮:“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

民以食為天,糧油安全是國之根本。保障糧油安全,既涉及廣大農民和消費者,更關乎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

可喜的是,魯花集團在三十餘年的企業實踐中,總結出了一套切實可行的“五位一體”農業科學創新戰法,或許可以解答我國農業領域面臨的諸多疑問。

圖片

破解農業困局的“魯花樣本”

説起山東的魯花集團,熟悉糧油產業的人士大多會從兩個方面對魯花印象深刻:一是成立30餘年,魯花集團確實低調,是國內食用油領域的“隱形王者”;二是作為民營企業的魯花,確實是與國際巨頭金龍魚,國企龍頭中糧福臨門並足而立的食用油領域巨頭。

在這裏,外界不免要問,魯花為何值得總結?破解農業困局為何是“魯花樣本”。

圖片

實際上,多年低調行事的魯花集團,以核心技術帶動整個產業的發展,從而實現了我國在相關產業技術領域的絕對領先,為該產業贏得國際話語權。

而魯花的貢獻體現在作為國家戰略物資的食用油領域。對比大豆、玉米、菜籽等糧油作物失守,花生產業是中國少有的有國際競爭力,國內擁有全產業鏈閉環主導權的農業品類。

在這個過程中,魯花集團作為花生油產業的龍頭企業,在花生產業鏈發展中甚至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而縱觀魯花的發展,在食用油領域突破性的改變技術,成功研製5S壓榨工藝,成為了魯花35年蓬勃發展的轉折點。同時,35年的實踐積累,魯花形成了切實有效的科技創新戰法,這也成為了企業發展,推動花生產業發展的核心動力。

一頭連接千家萬户的農民,一頭連接千家萬户的消費者,魯花以35年的企業實踐和科技創新,以中國式戰法默默響應着中央號召,走出了一條艱苦卓絕的創新之路,這是一箇中國式農業創新發展的絕佳樣本,這個案例對於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有着很好的借鑑意義。

突破花生育種問題

種子是農業的“芯片”,我國種業自主創新水平與發達國家還有差距,特別是核心技術創新不足,亟需加大育種核心技術創新。

從魯花的實踐來看,滿足產業要求,不斷的進行種子增產、增質,通過打響種子保衞戰,突破花生種業育種關鍵技術,使得花生種業領先於世界。

當前,我國自有的大豆、玉米、菜籽等油料作物單產水平有限,流通環節被國外控制的情況下,作為主要油料作物的花生卻風景這邊獨好。我國的自有花生品種無論是單產水平、產品質量還是育種研發能力,都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

中國形成了一整套花生的基礎科研體系、從農田到餐桌的產學研體系。有關數據顯示:國家花生產業技術體系共23個崗位科學家,27個實驗站,科研人員200餘人;國家花生工程技術研究中心1個,農業部種質改良分中心3個,農業部重點實驗室3個,農業部野外觀測站1個,國家花生種質資源圃2個,新中國成立後我國農業科學家育成花生品種300餘個。

新中國成立後,我國高度重視花生育種工作,花生育種主要表現在三個階段:

上世紀50年代,黨和政府通過農家品種徵集篩選鑑定,全國實現了第一次花生品種更新;

在20世紀5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通過雜交、輻射育種等常規技術,實現了第二次品種更新,為花生生產的發展進行技術儲備;

從20世紀80年代末至今,以常規技術與高新技術結合遠緣雜交、航天育種、細胞工程、分子育種等技術手段,不斷推出花生重大科研成果,快速推廣花生種植。

也就是從上個世紀80年代末開始,中國的花生育種走上了系統化的道路,花生產業發展也進入了蓬勃時期,中國花生產業的優勢也是在這一時期得以奠定。

實際上,這一切發展的背後與魯花集團的成立是分不開的。

1986年,時任山東萊陽姜疃鎮物資站站長的孫孟全創立專注花生油生產的魯花植物油廠。隨着發展壯大,如今的山東魯花集團已經成長為中國最大的花生油生產企業,年銷售額近400億元,年產花生油超過100萬噸。

可以説,正是魯花的出現延續了中國食用花生油的傳統,並且以產業形式帶動了整個花生鏈條的本土化保留,使得中國不僅有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全球競爭力的花生良種,同時也為中國保留了保障“油瓶子”安全的底氣。

“在耕地有限的情況下,增產、增質量、提高出油率是我們保障食用油安全的有效途徑。”魯花相關負責人表示,品種改良是保衞“油瓶子”安全的有效途徑。

圖片

為了保障花生產業戰略安全,在魯花集團創始人孫孟全的帶領下,魯花先後打響了“種子保衞戰”。

當前,高油酸花生已經成為國際花生優良品種競爭的重點。在中國高油酸的標準是油酸含量75%以上,美國是最早開展高油酸花生育種的國家,已經利用高油酸材料培育出不同類型的高油酸花生新品種近50個,並在生產上推廣利用。隨後,阿根廷、澳大利亞等國家已經全面推廣種植高油酸花生,實現商品化批量生產。

近幾年,我國在高油酸良種培育方面持續發力,山東省花生研究所、河南省農科院、河北省農林科學院展開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科研工作,先後選育出了油酸含量在77.8%—90%的“花育32”“花育951號”“花育51號”““豫花37”“ 冀花16”等10幾個高油酸花生新品種。

為了打好種子保衞戰,發揮龍頭企業的優勢,魯花集團於2009年成立了農業科技推廣公司,專門從事花生良種的引育試驗、生產示範、經營推廣。

2013年以來,魯花農業科技公司聯合山東省花生研究所參與研發成功了一系列具有“高油酸、高產量、高含油量”的適合國內不同地區種植的花生新品種10多個,高油酸花生良種繁育基地發展約10萬畝,致力於優質花生基地建設,促進高油酸花生良種的更新換代。

突破農業關鍵性問題,關鍵靠創新。

正如有關農業專家所説的那樣:如果我國種業不能及時補上研發短板,那麼我國的“菜籃子”“米袋子”就可能受制於人,而魯花為破局這一難題殺出了一條血路。

關鍵技術引領食用油升級

只破局了種子問題遠遠不夠,加工環節的技術更為重要。

有專家認為,想要保護住上游種植業的科技成果,必須靠產業拉動,農產品加工新技術,生產出頂級產品,是保護好一條產業鏈的重要因素。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的包裝食用油歷經幾次蝶變。

改革開放初期,包裝食用油概念進入中國,各種食用油工廠在祖國的大地上如雨後春筍般陸續出現。然而,由於技術有限、工廠簡陋,形不成工業機械化規模生產,採用傳統小作坊壓榨制油工藝生產的毛油,雖然保留了食用油原始的香氣,但是其菌落總數、雜質異味、溶劑殘留、黃麴黴素等各種理化指數無法達標,食品安全成為當時行業的主要問題。

隨着改革開放的進行,打開國門後的中國市場迎來了國際糧油巨頭的進入。國外品牌採用化學浸出法的提煉工藝不僅大大提高了出油率,而且有效的控制了食用油的理化指標,乾淨、清澈的小包裝食用油一時得到了中國消費者的青睞。

然而,採用化學浸出法損害了油料作物原油的香味成分,消費者吃的油越來越不香,油卻吃的越來越多。

“中國人為什麼不能吃到又幹淨又濃香的油呢?”孫孟全是一個“軸”人,極端追求完美的他不能接受中國食用油存在的缺憾,於是他親自帶領團隊,走上了極其艱難的研發之路。

“我堅持了6年。6年時間,前途渺茫,放在一般人身上早就放棄了,但是我幾乎是把之前所有賣花生米的收入都投入到這個創新研發上了。”孫孟全是典型的山東大漢,樸實、執着,他始終堅信中國的食用油要向濃香味方向發展,中國人必鬚生產出又幹淨,又濃香的食用油。

歷經六年埋頭苦幹及艱辛探索,再加上十幾年的不斷改進與完善,經受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後,魯花團隊(在1992年)終於成功開創魯花獨特的5S純物理壓榨工藝。

這套工藝具有五大技術優勢,一是物理壓榨技術;二是“生香、留香”技術;三是“無水化脱磷”技術;四是恆温儲存保鮮技術;五是去除花生油中的黃麴黴素技術。全程無化學添加劑,也不存在溶劑殘留,既保住了花生的濃香,又去除了黃麴黴素。

圖片

中國能自己生產出又幹淨、又濃香、又不存在溶劑殘留的食用油了?外界譁然。

當時,5S壓榨工藝震動業界,尤其是在花生油領域去除黃麴黴素這一成果,更是讓魯花一夜成名。可以説,正是5S壓榨工藝的推出,為魯花日後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此後,國家對5S壓榨工藝進行鑑定,並參照魯花的工藝,重新修訂了花生油國家標準,這對於一家民營企業來講,是一種莫大的榮譽。

這是中國食用油領域的一次重要革命,從此,中國食用油走向了品質與香味並存的發展道路。魯花利用5S壓榨工藝生產的濃香花生油的好處還體現在“省”上,魯花5S壓榨濃香花生油以其濃郁的香味,豐富的營養,用量只用色拉油的一半(50%)。由此,魯花濃香花生油一瓶能頂兩瓶用,深受消費者的好評。魯花憑藉這些核心技術,榮獲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成功的引領了中國食用油的發展方向。

當然,魯花人並沒有止步於5S壓榨工藝。隨着時代的發展,消費市場對食用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僅要吃得好、吃得香,更要吃得健康。

為此,魯花在2017年推出高端定位的高油酸花生油產品。

這裏需要科普一下,什麼叫油酸?油酸屬於單不飽和脂肪酸,對人體健康很重要,可調節人體生理機能,促進生長髮育。高油酸能夠選擇性地調節人體血液中的高密度和低密度膽固醇成分,降低患心血管疾病的機率。還具有天然的抗氧化功能,可以清除氧自由基,有抗衰老的功能。

正是因為油酸的這一營養學價值,使其成為食用油行業競爭的一條核心路徑。高油酸花生油和橄欖油的油酸含量均等,一般高於其他食用油品類。

在魯花的帶動下,多個食用油品牌也紛紛推出高油酸產品,進一步推動了產業革命,從而引領上游種植端和科研育種的發展。

如今,魯花不僅憑藉自身產業優勢帶動了國內花生產業完全掌控,同時利用獨有的5S壓榨工藝,助推了我國的糧油戰略安全。

創新質量方能守住花生產業鏈

1988年,糧油大亨、嘉裏集團董事長郭鶴年聯手中糧集團,在國內組建南海油脂,正式進入中國市場。

這一次聯手給中國食用油帶來天翻覆地的變化。

隨後,中糧集團也推出相應的小包裝食用油——福臨門食用油。中國糧油市場一時被“金龍魚”和“福臨門”所佔據。

一面是跨國糧油大鱷、一面是擁有央企背景的國內巨頭,夾縫中生存的魯花不得不另尋出路。

一邊是魯花團隊“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攻堅克難,一邊是中國的糧油格局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以為好日子來臨了的孫孟全躊躇滿志,但是現實卻給了他當頭一棒。純正花生油成本高昂,價格不菲。以當時的國內消費水平來説,市場對價格異常敏感,魯花並沒有找到好的銷路。

但是這也讓孫孟全開始思考起了如何建立品牌的問題。

差異化是孫孟全首要考慮的突破點,在魯花花生油擁有極高品質的前提下,打造品牌是制勝的關鍵。

市場上的油品眾多,魯花花生油的突出特點就是品質純正,香味濃郁。但是在此之前,金龍魚和福臨門主打大豆油,市場上的知名品牌以大豆油為主。

因而,孫孟全敏鋭意識到花生油的細分市場中,還沒有領先品牌出現,這就為魯花品牌的崛起提供了很大的空間。

從這個角度出發,孫孟全將營銷焦點對準花生油,將魯花品牌與花生油聯繫在一起。漸漸地,魯花成為了中國花生和花生油的代言人。

“滴滴魯花,香飄萬家”這句耳熟能詳的廣告語伴隨着一代人的成長,而這樣的一句廣告語也精準地總結了魯花牌花生油“香”的特點,富有人情味的將千家萬户的消費者與企業緊緊相連。

憑藉着5S壓榨核心技術的應用,以及廣告的熱播,魯花花生油逐漸家喻户曉,企業規模也迅速擴大。

隨後,魯花采取加工廠直接建在原料產地,省去物流成本的同時惠及當地農業的生產加工模式;採取地方分公司+經銷商的雙渠道銷售模式,不僅便於地方管理,同時也深度打通市場渠道,讓魯花的產品佔領市場的每一個毛細血管。

就這樣,名不見經傳的魯花在跨國糧油大鱷企業和國有大規模糧油企業的雙重壓力下,逐步成長為中國食用油領域的另一巨頭。

與此同時,魯花憑藉過硬的產品品質,獲得了來自消費端的認可。公開資料顯示,魯花連續多年C-CSI中國顧客食用油滿意度排名前三,更是在2017-2019年連續三年蟬聯中國顧客食用油滿意度第一名,2021年,魯花再次榮登C-CSI中國顧客食用油滿意度榜首。

對此,一位行業專家點評説:“沒有魯花就沒有中國花生產業的今天,有可能花生產業也要像大豆、玉米、菜籽一樣淪陷。”

實際上,正如上述專家所説的那樣,產業化發展帶動農業進步,保護好花生油的市場,就是保護好花生產業的核心技術和創新力。

在跨國公司佔領國內市場的背後,是對中國油料作物種業、農業種植、生產加工的全面摧毀。

反之,一個全產業鏈的魯花這樣的產業化集團的存在,首先保證了市場佔有率,倒逼了產業上游的育種、種植的不斷創新進步。

同時,產業鏈條的興盛為花生油在中國食用油領域贏得了一定的話語權,進一步保護了行業的科技創新和進步。

這就如同美國利用起國際力量,在國際市場圍追堵截華為,抑制華為的國際化擴張,其核心目的在於摧毀中國的創新領頭羊。

然而,就是有這樣一些民族品牌,在髮際於微時,在擠壓中生存,但他們不甘心落後,以企業之力,帶動產業發展,為國家的戰略安全留下了底氣,而魯花就是其中的驕子。

步步為營,延伸糧油產業鏈

“我們的油香,我們的產品是非轉基因,消費者怎麼可能不喜歡?”孫孟全從來不擔心企業的經營問題,而這種信心正是源於他對企業產品質量的堅定信心,比起鋪天蓋地的廣告和營銷,孫孟全更堅信技術創新才是企業發展的不竭動力。

我們可以説,一個核心技術改變了一個企業的命運,甚至一個產業的命運。5S壓榨技術的突破成就了孫孟全和魯花的事業發展,但是魯花的創新並沒有止步。

近年來,魯花進一步向多品種、多領域邁進,成為一家以花生油為主導的綜合性糧油企業。當前魯花已經形成食用油、調味品、米麪三大產業板塊,這其中,魯花的核心技術5S壓榨工藝在其它各個油脂品類得以延展應用。

“5S壓榨工藝這麼好,可不可以用在別的油脂加工上。”孫孟全認為“香味”和“健康”並舉是中國食用油的未來。考慮到中國人飲食習慣的不同,孫孟全決定以5S壓榨工藝為基礎,在其他食用油領域做技術擴展,以帶動國內其他油脂產業的高質量革命。

“先去皮,再壓榨,油香甲天下。”2007年魯花在行業中首個推出葵花仁油產品,這是魯花核心技術5S壓榨工藝在除花生油外的第一次技術性延展。

這裏要説一下“葵花籽油“與”葵花仁油”的區別。相較於國內傳統的葵花籽油帶殼加工的落後做法,魯花憑藉其核心的5s壓榨制油技術的優勢,在國內首次實現了葵花籽殼、仁徹底分離後榨油,更好的保留葵花仁香味,提高了葵花油的蛋白質含量。而這背後是魯花5s壓榨工藝的成功改良,才使得此次技術革新得以實現。

在魯花之後,多個糧油企業紛紛改良技術,推出葵花仁油,魯花在該品類的產品升級起到推動作用。

第一步的成功讓魯花意識到了技術拓展的巨大價值,而後魯花推出特別香的低芥酸菜籽油,實現菜籽油的高端化升級。

傳統油菜籽中芥酸和硫代葡萄糖苷硫甙含量較高,其中芥酸含量為20%~60%。芥酸會誘發心肌脂肪堆積、充血性心力衰竭等疾病。

但是,通常情況下低芥酸菜籽油相較於高芥酸菜籽油,香味方面有所欠缺,不如高芥酸菜籽油香。因此,雖然國家從居民健康的角度,一直提倡食用低芥酸菜籽油,但消費者還是喜歡食用高芥酸菜籽油。

低芥酸菜籽油更營養更健康,但口感不香,這一直是菜籽油研發領域的一個難題,但是經過魯花人3年多的科技攻關,採用魯花5S壓榨工藝中獨特的“生香留香”技術,成功解決了這一難題。

比起菜籽油的“生香留香”,魯花在亞麻籽油的“去苦留香”上更是下足了功夫。近年來,亞麻籽油作為健康油的概念在國內逐漸引起重視。但即使亞麻籽油營養豐富,傳統的榨油技術卻往往難以去除油中的苦澀味道,因此亞麻籽油一直難以被廣泛普及使用。

魯花再一次通過科技創新,成功研發亞麻籽油“去苦留香”技術,在攻克苦澀味道的同時,充分保留亞麻籽的獨特芳香及豐富的α-亞麻酸,將亞麻籽油變成了一款既香又健康的日常生活用油。

圖片

針對不同的油料作物,魯花通過創新改進技術,實現了葵花仁油、菜籽油、亞麻籽油等食用油的技術突破,從而帶動了相關產業發展與產業鏈的迴歸。

比如,魯花推出的小磨芝麻香油產品便是以傳統的工業化手段還原傳統手工製造的典型代表。

魯花小磨芝麻香油經過傳統工藝與現代工藝的完美結合,實現了小磨香油生產的現代化工藝技術的創新與變革。走進魯花的小磨香油廠,一股濃郁的香氣撲面而來。這種通過石磨低温研磨出的香油,不但能使香油中的芳香物質幾乎不被破壞,還能最大限度地保留香油中的營養物質,使之不僅美味而且健康。

魯花小磨芝麻香油的精髓,還在於真材石磨的研磨。為了找到更優質的石磨,魯花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深度考察石磨廠,精心研究不同石材的軟硬度。同時,平均一月兩次的石磨質量檢修,規模化的石磨矩陣,只為了保證出廠的每一滴魯花小磨香油質量上乘,滴滴原香。

調味品板塊是過去幾年魯花增長最迅速的一個板塊,其中魯花醬油更是成為明星產品,因為濃郁、獨特的醬香味而受到消費者的好評。

説起魯花做醬油,這裏面還有一個小故事。1999年,孫孟全到日本參觀,發現日本的醬油質量要遠高於國內醬油。但當他了解到日本的醬油技術是來源於中國,卻因日本發揚於世界時,內心便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願望:一定要用中國的醬油釀造技術,在中國釀造出世界的美味,魯花應該要承擔起這個責任,做出更好的醬油來。

回國後,孫孟全便組織相關技術人員,籌建醬油研發中心。彼時為突破5S壓榨技術,孫孟全帶領技術人員一干就是六年,如今為中國能產出一瓶好醬油,魯花又開啓了長達十年的研發路。

懂醬油的人都知道,優質的菌種無疑是生產出高品質醬油的關鍵點,魯花更是深諳其道。所以,魯花彙集全國科研力量,投巨資建立了魯花醬油菌種研究中心,歷經無數次篩選和培育,花費了整整十年的時間,終於成功研發出獨特的珍稀醬香菌種——“魯花醬香菌”。

圖片

這種“魯花醬香菌”具有超強活力,蛋白轉化率極高,能夠在源頭上決定醬油熟成後的香型、味道、體態等主要理化指標。也正是這種“魯花醬香菌”的添加,讓魯花自然鮮醬香醬油醬香味、鮮味、鹹味相結合,更加的醬香撲鼻。

2012年,魯花集團投資興建“山東魯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利用先進的生物發酵技術,採用非轉基因原料,經過醬香菌種制曲、四季淨釀發酵、物理壓榨三大環節,精釀出了自然鮮醬香醬油、黑豆醬油、自然鮮炒菜香醬油、蘸食鮮特級醬油、釀造黑糯米香醋、料酒、蠔油、調味醬等多品類的調味品產業鏈。

對此,經業內專家組織國際國內各大品牌醬油進行專業標準測定和對氣、滋味的品嚐,魯花自然鮮醬香醬油在風味、口感和技術指標等方面均達到了領先水平,遠遠超過了日本醬油。

2017、2018年,在歐洲素有國際食品業“諾貝爾獎”之稱的世界品質評鑑大會評比中,魯花自然鮮醬香醬油連續榮膺國際金獎。2020年6月,魯花全黑豆醬油又以高端品質榮獲世界品質評鑑大會國際金獎。

2018年6月,魯花集團在河南省延津縣成立山東魯花(延津)麪粉食品有限公司,工廠佔地420畝,總投資27億元,採用國際最先進的設備,生產魯花高檔麪粉和魯花經典麪條。魯花通過科技創新,研發了獨特的六藝製作麪條技術,實現了魯花經典麪條“入鍋易煮不渾湯、入碗耐放不易坨,入口爽滑又軟彈”的三大特色,獨一無二的面香和口感,遠遠超過了其它掛麪產品和手擀麪,投放市場後,受到了消費者的強烈追捧和高度評價。同時,魯花經典麪條的問世,在行業內引起前所未有的震動,各界人士交口稱讚,開啓了由掛麪轉為麪條的制面新時代。

科技創新讓魯花產品實現了高質量升級,從而帶動了產業鏈條的整體迴歸,也為傳統工藝的迴歸插上了工業化翅膀。憑藉持續創新,魯花是越做越大。目前,魯花集團已經成為橫跨食用油、調味品、米和麪等多個行業,以花生油為主導的大型糧油企業,現擁有47個生產基地,食用油年生產能力150萬噸,調味品年生產能力30萬噸,米、面年加工能力50萬噸。2020年,魯花集團銷售收入390億元,實現連續三十多年持續增長。

可以説,魯花通過技術創新打造出一個又一個的行業爆款產品,也做大做強了自身。

以“為人民服務”為本,“愛心創新”引領發展

我們不停在探究,作為企業,魯花從山東萊陽的一個物資站成長為輻射全國的食用油巨頭,還能35年如一日的始終保持科技長青,其背後的邏輯到底在哪裏?

當我們35年後,重新踏進魯花老廠區的時候,答案就已經找到了。

魯花集團的發源地位於山東萊陽姜疃鎮,在孫孟全曾經任職過的物資站原址上,他蓋起了魯花的第一個工廠,辦廠之初,孫孟全把“為人民服務”的標語掛到廠房的最高處,30餘年始終未變。

圖片

“產業報國,惠利民生”是根植於魯花文化基因裏的一句話。

1983年,孫孟全接手山東萊陽姜疃鎮物資站,當時的物資站連年虧損,經營條件堪憂,擺在孫孟全面前的是一個爛攤子。孫孟全大刀闊斧砍掉物資站原本的五金、建材等項目,在農產品加工方面實現了扭虧。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一年,山東地瓜大豐收,導致地瓜幹價格下降,市場無人問津,而每户農民手中都存有幾千斤的地瓜幹。眼看地瓜幹要爛在家裏,孫孟全四處走動,找到青島一家酒精廠,幫農民解決了老大難問題。

結賬時發現,這次幫助農民轉賣地瓜幹,物資站還賺了3萬塊錢。

孫孟全説:“這件事情教育了我,企業只有永遠和人民羣眾站在一起,真正為人民羣眾謀利益,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隨着業務的擴展,1986年,孫孟全創立了魯花植物油廠,生產花生油,一路走來已有35年。

孫孟全總結魯花的成功之道時表示:“‘產業報國,惠利民生’始終是我辦企業的初心,魯花這些年從小到大的發展,靠的就是愛心和創新文化。”愛心是企業發展的凝聚力,創新是企業發展的提升力。

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是,從魯花“產業報國,惠利民生”的初心出發,愛心引導創新是魯花實現企業價值的基本路徑。

從初心出發,魯花多年來堅持做到為產業謀發展,為農民謀利益,為消費者謀幸福,而不斷的實現科技創新則是成為了企業發展的帶動力,也成為了更好服務消費者的驅動力。這便是魯花35年堅持科技創新的根源所在,也同時證明了企業創新發展的根本在於價值觀的認同引導的戰略合一。

魯花一手牽着千百萬的中國農民,一手牽着千百萬的中國消費者,同時肩負起中國花生產業重任,以35年的企業實踐把中華民族的創新精神體現的淋漓盡致,企業以文化引領發展,以愛心引領創新,這也是魯花相較於其他中國企業所不同的地方。

與此同時,魯花還建立起有效的股權激勵制度和創新獎勵制度。可以説,魯花從集團到分公司,從業務部門到車間工廠,以制度化的激勵辦法,鼓勵各領域、各層級的創新發展。

至此,魯花集團已經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創新發展體系。

結語

“‘為人民服務’是我的一生追求,也是我的初心。”從孫孟全擔任物資站站長開始,賺錢從來不是他做事情的根本目的,他想為國家幹大事,為老百姓幹實事。

35年過去了,“為人民服務”的標語依舊懸掛在魯花廠房之上,“產業報國,惠利民生”的初心在魯花人心中始終未改。

獨具特色的“五位一體”創新戰法,使得魯花不斷壯大。中國花生產業正是擁有了魯花這樣企業的堅守,中國才守住了花生產業的大門,成為農產品領域為數不多具有全球競爭優勢的產業,守住了中國“油瓶子”的最後底線。

從這個角度説,魯花的崛起又是消費者之幸、花生產業之幸、國家民族之幸。

從“滴滴魯花,香飄萬家”到“中國民族品牌的驕子”,魯花沒有辜負改革開放,魯花的發展史也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也是中國在食用油領域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一個縮影。

魯花正在兑現着保護國家糧油安全的承諾與責任。

好樣的魯花,未來更可期!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